您好,欢迎访问九州现金天下网

全国咨询热线

+86 0000 88888

您的位置:ibimlab.com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九州现金天下网|郑州产业孵化园区

地址:北京市中关村128号
手机:000

咨询热线+86 0000 88888

一次已入土的尸检 一场45万人的比赛丨足球与意

发布时间:2020-03-26 10:01人气:

  目前在欧洲,意大利和西班牙是新冠肺炎疫情感染最重的两个国家。据《欧洲时报》统计,截止24日9时,意大利累计确诊64378例,死亡6077人;西班牙累计确诊33089例,死亡2182人。

  据意大利《共和报》报道,意大利和西班牙之间的大规模疫情爆发和传播,可能和一场足球比赛有着直接的关系。那是2月19日,欧冠淘汰赛16强战首回合亚特兰大VS巴伦西亚的比赛。由于主场贝尔加莫蓝色竞技场正在翻修,因而亚特兰大将球队的主场设在了米兰市圣西罗球场,当场有4.5万名球迷现场观战,几乎无人戴口罩采取防御措施。

  而后,意大利的米兰市、贝尔加莫市(两市同处伦巴第大区),西班牙的巴伦西亚市开始陷入新冠病毒的漩涡。根据意大利民防管理局的危机应对小组提供的一个假设,这场比赛很可能造就了意大利和西班牙肺炎疫情的肆虐,是病毒传播的“零号比赛”。而意大利米兰Sacco医院传染病科主任马西莫·加利(Massimo Galli)博士也表示,这场比赛是“病毒感染的大巴车”……

  《红星新闻》对这场比赛传染病毒的可能性曾经报道过两次。本月15日,巴伦西亚官方宣布队内有5人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其中有3名一线队球员,分别是加雷、加亚和曼加拉。而这次参与全面检测的,包括了瓦伦西亚一线队的所有球员和工作人员,根据估计大约有50人,35%的感染率也意味着15-20人之间患病。巴伦西亚2月19日和3月10日分别客场、主场两次欧冠对阵亚特兰大。

  巴伦西亚在16日的声明中专门提到,球队在2月19日出征米兰,进行与亚特兰大的欧冠1/8决赛时,曾经采取了充足的防御手段,却仍未防止病毒潜入队内。巴伦西亚市的零号病例,被报道为是当地知名足球记者Kike Mateu,他专门录制了一段视频里面讲述了自己的情况,“我在这里,现在正在医院接受治疗,我是巴伦西亚当地的零号患者,运气就是这么背。当时有2000多巴伦西亚球迷随队远征,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很可能发生在其他人身上。”这位记者一语成谶。巴伦西亚第二例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是一名球迷,这两位感染者都曾跟随巴伦西亚队前往米兰观战客战亚特兰大的欧冠比赛。随后是第三名第四名球迷,直到17日巴伦西亚俱乐部宣布35%人员感染新冠肺炎。

  当时普遍认为,是巴伦西亚球迷随队远征意大利疫情最严重的伦巴第大区,把病毒带到了巴伦西亚。可是在2月13日,一名男子在巴伦西亚地区死亡。当地医生保留了他的肺部CT照,在疫情爆发后才反应过来,他很可能是感染了新冠病毒。于是在征得家属同意后,3月3日,该名男子的尸体被挖出重新检测。法医经过尸检后,确定他是感染了冠状病毒而死。这是新冠病毒可追溯的在西班牙的首例确诊死亡。

  同时也证明,圣西罗的比赛前六天(2月13日),病毒已经袭击了西班牙南部。病毒的源头可能不是在意大利,而是在西班牙。

  那场比赛吸引了4.5万球迷到场。这是亚特兰大历史上第一次参加欧冠1/8决赛,亚特兰大球迷蜂拥来到梅阿查球场,比赛吸引了超过4.5万名球迷(队史纪录)。他们来自很多地方:来自贝尔加莫市区,来自贝尔加莫省平原地区,来自贝尔加莫省山区。球迷组织自己统计的大巴数量是28辆,勉强超过1500人。其他人大多数自驾来球场,50公里开了2个小时。

  当晚,亚特兰大4比1大胜巴伦西亚,主队球迷们在米兰的酒吧、街头疯狂庆祝,而巴伦西亚球迷不是在酒馆里借酒浇愁,就是搭乘地铁回到下榻的酒店。这4.5万名球迷,那一个晚上基本都在人员聚集场所……在3月4日,即圣西罗赛后刚刚好14天,意大利贝尔加莫感染人数直线上升,病毒开始肆虐!

  意大利曾花费了很长甚至过分长的时间去寻找0号病人——即第一个染病而且感染了其他人的阳性患者。然而,米兰Sacco医院传染科负责人加利医生表示:“这场比赛可能是病毒传染的重要机会。我认为病毒首先发生在农村,在农贸集会和乡村酒吧中开始得较早。但是,把成千上万来自同一地区的人集中在同一地点的事实,也可能是病毒扩散的重要因素。”

  在那一段时间内,意大利和西班牙球队之间的比赛相当频繁,那不勒斯还曾前往巴塞罗那参加另一场欧冠淘汰赛,不过那场比赛采取了措施,是在空场的情况下进行的。

  《共和报》记者保罗·布雷济感叹道,“我们不能把发生在意大利的疫情全部归咎于足球,毕竟那不勒斯那场比赛后面没有造成如同贝尔加莫那样的大规模感染。然而,这发生的一系列事件都能找到那场比赛的影子,它扮演了‘病毒大巴车’的角色。数以万计的人员聚集、激动的情绪、不设防的公众、便捷的交通出行,这几乎是病毒最理想的温床……这给我们的教训是,我们对病毒都太大意了,没有选择基本的防护措施。好在后来,意甲和欧冠联赛及时推迟了,这阻断了体育比赛给病毒的传播路径。”

推荐资讯